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三月, 2022的博文

终于从电脑中请出了QQ

对腾讯QQ软件比较讨厌,是从这只企鹅越来越大之际,因为此,多年前,我曾写过一篇文章《 腾讯的这只企鹅越来越臃肿了…… 》,其实那个时候,我就想把QQ从我的电脑中请出去。在那篇文章里,有个数据比较:腾讯QQ2008 官方简体中文正式版是26.3M,而2014版已是55.5M了,而今天,腾讯QQ的Windows版体积已经达到174.9M了。 QQ本来就是一网络通信软件,体积不断增加的背后固然有功能增加的原因,但,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利益驱动原因,于是一安装,就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而不是可选择的插件形式。 对于今天的电脑配置,运行这个一百多MB的QQ虽然不在话下,网速的提升,也不会有卡顿的感觉,可是,我们电脑配制的提升与网速的增加就是为了QQ、且还是弹窗广告频频的QQ? 总感觉 现在的QQ有点丑 或许有人会说,腾讯毕竟是要赚钱的,不可能QQ上没有广告,不可能不考虑自己的收益。这话没有错,可是,如果一门心思为了赚钱,那可能就不会考虑用户的感受,并造就今天这体积庞大的QQ。 多年前,如果不是还有其他人要通过QQ与我沟通,我可能那个时候就不再使用了。今天,已经很少有人通过QQ联系我了。于是,我果断将QQ从我的电脑请出了!

一则真实的故事,讲述一个男人的往事(七)

(七) 十几年后的一天,我和一位朋友去旅游,在一个小镇住了下来。小镇不算很大,那几天正好有集市,早上五点多就有人赶市了。 有一天,我一大早起床逛集市,扔下我的那位朋友睡懒觉。我逛集市是因为有的吃、有的看,当然还有些人在卖不知真假的古董——我不买,只是喜欢四处看看,觉得很意思。 在逛了半个钟头后,我在早市上吃了些特色早点,然后一会儿围在卖耗子药的摊前,一会儿围在算命的摊前,东走走,西瞧瞧,总觉得很新鲜。 在最北边的一个土塄下面,有一群人在晒太阳,旁边有个人在卖一些木制的农具,我走了过去蹲下身子看了起来,不禁轻声道出:不同的地方连农具都有所不同啊! “你不是本地人?”我抬起头,看到一个满脸胡茬子的男人在看着我问。 我随口“嗯”了一声,看到这男人好像很熟悉,可是一时又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 我看着那男人,那男人也看着我。 突然,我惊讶地发现蹲在我面前的男人就是小张!只是,已远不是上学时的样子。 小张也认出了我,显然感觉非常意外。我在他的眼睛里看出了很多复杂的东西,说不清是惊喜还是自卑。 我与小张一起回到小张家时,已是中午。小张的老婆——一个普通的农村女人,已经做好了饭。 小张家的房子很旧,屋子里也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一台很旧的台式电脑很扎眼。 小张诚心留我吃了饭,吃罢,小张的老婆便给小张说村里一家老人刚刚去世,她要去帮忙。说完,就走了。 屋里只剩下我与小张了。 我问:你的腿脚怎么不太方便? 小张吸了口烟,低着头半天没说话。我发现小张夹烟的手上少了一根小指,不由让我想起上学时他包着纱布的大拇指。 许久,小张才慢慢地跟我说起十几年前的事来。 那年冬天放寒假,小张在送我走了之后,想着再赚点钱就回家。于是,在当天晚上又去了那个让我不安的大楼。 小张信心十足,可是,这一次,一切都没有按小张所计算的来,小张所赢的一切全部输光。小张心不甘,抽着烟,在那个大大的房间里乱窜。似乎这种输光的人已经很多了,没有人在意他,也没有人管他。 在一个隐蔽的小套间门外,里面一道微弱的灯光吸引了小张,在打手们都不注意的时候,小张推门进入,里面没有人,却有一台开着的电脑,小张看到了电脑屏幕……一瞬间,小张好像什么都明白了…… 小张悄悄退出,他没有吭气。这一年的春节他没有回家,他一直呆在那个大楼里,这

一则真实的故事,讲述一个男人的往事(六)

 (六) 其实我与小张之间所谈的“算法”,在我看来也根本就不是什么算法,但我相信的是小张是真的“算”过的,至于如何算、算得准不准,我对此并不抱希望,甚至,我更希望的是小张不再迷恋于算——我对那个地方老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放寒假前,期末的成绩公布了,小张同另一位领导的儿子都出现了挂科,小张一门,那个领导的儿子两门。这意味着未来的什么优秀、奖学金之类的都与他们无缘了。同时,也意味着下一学期开学初,他们要补考,且如果补考还挂了,那可能意味着很难拿到毕业证了。 小张似乎并没有因此而影响到他的好心情,甚至他还说自己挂的不是专业课的,说明他的专业课没有什么问题。 离校前的几日,小张心情非常好,口碑也猛然变好——除了还清了他借的所有的钱以外,还经常身上装着烟,碰到抽烟的同学就让烟,期间还请了个曾借钱给他的同学吃火锅。 当然,他也曾找过他之前的女友,也还了借人家的钱,但好像人家女孩子有了新的男朋友,对他已经没有了丝毫的兴趣。这让小张有了几个小时的坏心情。 我离校前的那天晚上,小张送我出校门。在出校园的路上,我对小张说:还是别玩那个了,那个发不了财! 小张说:我知道。 校门口有一公交车站,我们等了不久车就来了。我上了车,小张站在原地挥手,我看到小张瘦弱的身子在寒风慢慢模糊…… 过了正月十一,我就去了学校,因为我兼职的那家公司的老板的女儿给我打传呼,说是还有些程序的活儿很急,工资也会加一些,食宿也会安排。这对我诱惑很大,因为,寒假我带回去的钱经过一个春节也花得差不多了,我也不好意思再问父母要了。 于是在开学前便来到了学校。 因为有些同学春节并不回家,所以宿舍里还有住校生,多是家离学校很远的。 走进宿舍楼,我刚一上楼,便看到了小张蹲在楼道抽烟。我向小张打了招呼,他扭头看到我便站了起来,微笑地向我走了过来。我看到小张一脸倦容,头发很乱,双眼红肿,人有些邋遢。 “你怎么来得这么早?”小张问。我便将我早来的原因告知,同时随口问道:你怎么也来得这么早? 小张说:我就没有回去。 我有些意外,一边取出我带的好吃的递给他,一边问:眼睛怎么了? 小张说:眼睛好着呢!可能是隐形眼镜的问题。 我就没有再问,看着小张很快吃完我给他的东西。 第二天,我便去了那家兼职的公司,直到开学

一则真实的故事,讲述一个男人的往事(五)

(五) 的确,看到的这个女人刚刚就在老虎机前坐着,老练地抽着烟,眼睛紧紧地盯着屏幕,面前一堆“游戏币”。而此时此刻,这个女人却坐在发廊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对着在她面前半蹲半站的几个女孩说什么,身上透着一股傲慢。 正迟疑间,小张拉我快走。我转过身,脑海里飘过很多很多的画面,这些画面却又如此让人心痛! 之后的几天,小张经常神出鬼没,逃课的次数也慢慢地增加了。为此,我也多次跟小张说过,让小张少玩扑克,不要再玩老虎机。每次,小张都微笑地看着我说:我知道!我就是玩玩,不玩大的! 圣诞节前的一个周末,小张找我借三百元钱,我犹豫地看着小张说:你要玩老虎机? 小张说:不是,我是有急事。看着小张紧张的神情,我相信了。 我在身上找出三百元钱给了小张。小张拿着钱,很感激地看我一眼说:那我先走了。然后匆匆下了宿舍楼。 其实,我也不是什么有钱人,家里平时给的生活费就很少,甚至不够。我在大三后,经常利用课余在外兼职搞程序开发,就完全省下了生活费。所以,有时,我还往家里寄一点点钱,在关系要好的几个同学当中,我算是个“有钱人”了。对于这些,小张都知道,但他很少开口向我借钱,除非是他真遇到了什么难事。对于小张的借钱,我内心从未有过排斥,而只是担心他又去赌。 周一的早上,我没有看到小张,当天晚上也没听说他玩扑克。就这样接连几天都没有见到小张。 某天从图书馆回来时,碰到一个爱打听事的女同学向我打听小张的事,我当然一问三不知。 她便主动地给我说起了小张的事来。她说小张借了女朋友的钱不还,还躲着不见人,害惨了人家女孩。最后那女孩女孩一气之下也不要小张还钱了,很干脆地和小张分手了。 我听得有点吃惊:毕竟这和我所了解的小张有着巨大的差异啊!在我了解中,小张并不是这样的人! 期末考试前一个周的晚上,小张回来了。脸上一块青一块紫,神情很沮丧,左手包着纱布,大拇脂在纱布中看不到一点影子。找到我时,说再借给他一点钱,他昨天都还没有吃饭。我犹豫了一下,给了他五十无钱。 后来,我问小张:你这几天去哪儿了?你的脸和手怎么了?小张眼神飘忽不定,只说是不小心摔倒了,钱都花到看病上了。 后来,便有小道消息传出,说是小张因为跟人打牌出老千让人打了,左手的大拇脂让人给剁了。 我忽然想起了之前小张用他那灵巧的手弹吉他,也

一则真实的故事,讲述一个男人的往事(四)

(四) 很快,周围的人都闪到了一边,只见几个手臂有纹身、嘴里叼着烟的打手将那个大声吵闹的男子半拉半抬地弄到了一个最阴暗的角落。虽然这些打手手中的大砍刀与木棍并没有使用,可是这种阵势却让空气仿佛凝固了一样,那一刻,整个房间里非常安静。 很快,有个很有派头的男子从里面套间走出来,对着愣神的人们说:没事了没事了,大家继续玩!说完,对着墙角一个男子示意性地点点头就又进去了。 很快房间里就又变得像之前一样热闹了。 我站在一老虎机的旁边,正对着那个角落,我用余光偷偷地看着发生的一切。 我看到那个之前非常吵闹的男子,坐在地上,一个非常壮实的打手蹲在他的身边跟他说什么。 那男人坐在地上,抬头看着打手,仿佛在仔细地听,然后伸手接住了旁边一人递给他的一根烟,点燃并抽了起来。 我看到那男人抽完了一根烟后,又向旁边的打手要了一根,慢慢地抽了起来,边抽还边将腿盘了起来,吞云吐雾间,他们好像聊得还很投机。 在抽完了第二根烟后,旁边的一打手伸手将他扶了起来。那男人站起身后,拍拍屁股上的土,然后跟打手们说了些什么,便又径直走到另一老虎机前坐了下来。 后来,小张跟我说那男人原来是郊区一个厂的老板,当时生意还相当不错,平时开的都是豪车,妻子也很漂亮,他们还有一个儿子,上小学了。 自从那个男人玩了这个后,厂子里的情况一天比一天糟,因为此,整天与妻子吵架。后来只要妻子一说那男人,那男人就直接动手打他妻子。不久,妻子就与这男人离婚了。 小张还告诉我,当天那男人吵闹是因为一个晚上都没有抓到狮子,连豹子也没抓到,当晚共输了17万。 凌晨四点一过,整个房间里慢慢地恢复了安静。大约四点半,我们在兑换了“游戏币”后,走出了那座大楼。回头望望,那个还处于黑暗中的大楼,还如来时一样看不到一丝光亮。 当晚,小张没输也没赢,似乎心情还不错。 北方冬日的凌晨寒风刺骨,我们缩着身子在寒风中慢慢地往回走,偶尔身边会走过一个匆匆赶路的人。 在穿过一条小巷时,我看到一处发廊亮着灯,店门楣上的灯箱泛着红光,显得很耀眼。透过玻璃,可以看到里面沙发上坐着的姑娘。 刚刚上大学时,走过这家门前时,门口坐着个浓妆艳抹的姑娘向我招手,并喊我进去玩。当时,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竟傻傻地走到门口问那女孩:你叫我什么事? 在看到了里面一男一女搂抱着上楼后,我满脸通红迅速逃也似的离开了那

一则真实的故事,讲述一个男人的往事(三)

(三) 走近大门,里面非常大,明亮的灯光下有二十多个六边形的“桌子”,每边都坐着人,这些六边形的”桌子“周围都围满了看热闹的人。在吵闹的大房子里,我注意到墙边放着一圈沙发,沙上了斜躺着很多男子,嘴角含烟,面目不善。小张告诉我:这些都是打手! 整个房子里充满了烟味,伴随着一会骂人、一会狂欢,人们在议论谁谁打中了狮子,或者谁谁今天已经光了。 我没有想到这里会有这么大一房子,里面还这么多人,更没有想到这么亮堂的地方,在外面却看不到一点光亮。最让我诧异的是里面这么吵闹,外面却听不到什么声音。 在这些六边形的“桌子”周围,围坐着的有男人,也有女人,亢奋的人们仿佛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嘴里重复着:狮子狮子狮子!或者重复地喊着:豹子豹子豹子…… 偶尔会有里屋的人走到这些玩家的跟前放上饮料或水,常常还会放上一盒不错的烟——这些都不收费。晚上有些人饿了,便有人端来泡好的面或者盒饭。 在门口的柜台上,小张问我要了100元钱,然后换了些像游戏币一样的东西,悄悄对我说:你别玩,你就拿着,走的时候再换回钱。我小心地装在身上。 我看到小张换了不少的“游戏币”,然后坐到一个六边形的“桌子”前,对我悄悄说:别乱走,回头一起回。然后也神情专注于屏幕上了。 后来我才知道,那六边形的“桌子”叫老虎机。 我在整个大房间里的这个机子上瞅瞅,那个机子上瞅瞅,到处乱转。其实,也有很多人跟我一样转来转去地看,这间大房子里好像很乱,又好像全部是以老虎机为中心有条不紊。 大约半个小时后,有个女孩端着饮料与烟在大房间里挨个送,走到我跟前时,停了下来,将端着烟与饮料的盘子往我前面一送。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那女孩便说:自己取。 我看着盘里的东西,正犹豫着,那女孩说:都一个牌子的,不掏钱这烟算可以的了。说话间,给我赛了一盒烟,然后又问:喝不?我回答:我不渴。 说完那女孩端着盘子走开了。 在不远处,有个女人叫住女孩道:给我一盒烟!去,再给我倒杯热水。那女孩,马上微笑着说:好的。马上递上一盒烟,然后跑开了。 之后,我还看到,不时的有人到柜台要烟,但都没有付钱。 后来,小张告诉我,那地方是免费抽烟、免费吃饭,当然,饮料也是免费的。 凌晨一点多时,有个男子在大声嚷嚷:这他妈的肯定有问题!老子从下午到现在一把都没

一则真实的故事,讲述一个男人的往事(二)

(二) 大四的一个冬天,是周末,宿舍的其他人要么去上网,要么去影院看通宵电影,宿舍里只有我一个人,我躺在被窝里看书。宿舍里开了暖气,一点都不冷,很安静。 那时,也没有宿管,男生公寓的大门口只有几名年轻的校卫,因为跟公寓里的男生关系都不错,所以晚上回来也没有什么问题。 晚上十点左右,小张突然回到宿舍来叫我,说: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我问:什么地方? 他说:你去了就知道了。你不用担心,保证是安全的! 我在犹豫不决中被小张拉了起来。 就这样我跟他走出了校门。 在步行经过了好几个十字路口后,左拐右拐地到了一楼房前。 从外面看,这楼黑漆漆的,没有灯光,临街的店铺全部关了门。冬日的街道上很少能见到夜行的人。 小张走到一拉链式的防盗门前,看了一下四周,发现没有人,便将手伸了进去,在里面捣鼓了一下,门便开了。他这一举动,吓了我一跳。 我紧张地对小张说:这是违法的,不敢这样!偷盗是被判刑的,不要说学没法再上了,还会坐牢的。 小张很诧异地看着我说:谁偷盗了,都是这样进门的。 说话间,有一个腰里夹着包的男人走了过来,我退后几步,看到这个男的走到小张跟前对小张说:你刚来?还没有进去? 小张说:正准备进去。 说话间,两人就进去了。我愣在那儿一动不动。 进了门的小张,发现我还愣在那儿,便回过头来向我挥手,并低声喊我进去。我就这样木木地进去了。 进入门后,又是拐来拐去的,在很多楼梯间穿来穿去,把我都弄得晕头了。 最后,又走了一段楼梯,来到一防盗门前。里面没有灯光,黑黑的。防盗门紧紧地闭着,没有一丝缝隙。 小张与那个男人走到防盗门前,有节奏地敲了两遍门,门关着并没有开,里面传出声音:晚上已经关门了,不营业了。然后没了声音。 过了几秒钟,那个夹着包的男人,又一次地有节奏地敲了一遍门。这时,门开了,透过里面微弱的灯光,可以看到一个男人站在门口问:干什么的?晚上关门了,不营业了。 小张与夹包的男人说:来玩一下。 男人伸手开了灯,灯并不亮。灯光下,开门的男子仔细地打量着夹包的男人与小张,门里有一个小个子男子,伸着头望这边瞧。 几秒钟后,开门的男子,突然对夹包的男子热情地说:哦,是哥啊!哥你来了,快进快进。身体闪在一边。 夹包的男子进门后,开门的男子,对小张说:你也来了,快进!小张嗯了一声也进去了。 我在他们

一则真实的故事,讲述一个男人的往事(一)

这是一朋友亲口给我讲的一则有关他朋友的故事,我就用 第一人称来转述 他所说的这一则故事。 (一) 很多年前,我在西部的一个城市上学。高校的生活明显不再像高中生活那么紧张,于是,在课余的时候我常在学校的附近闲逛,有时也在下雨的时候窝在学校的宿舍看书。这时候,偶尔会有几个同宿舍的在一起玩扑克牌,当然也是带彩的,虽然玩的不大。 大三的冬季,我们宿舍有个哥们(简称小张吧!),非常痴迷玩扑克牌,而且玩得已经比较大了,在当时,一天玩的大约是一个月的生活费。当然在很多时候他总是赢的。 有一个周末,小张与我在操场边上溜达,我问他为什么玩扑克牌老是赢得多,他给说手下有点功夫是一方面,但是,那扑克牌也是很重要的一方面。后来我才明白了这扑克牌上是有记号的。当时,他拿出一幅扑克牌让我看,我仔细看了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然后,他给我说这扑克牌有记号。于是,我再仔细看,还是没有发现什么问题。结果在他的指点下,我才看出了问题——这种记号,几乎不可能发现,而就算发现,也没有人相信这是人为做的。 就这样,小张手头有了一点小钱,而且花钱也很随意。有几个领导的儿子,经常给他快乐地“上供”,却并不在意那点钱。 这种生活对小张而言好像已经很正常了,可是我却感觉他有点上瘾了。如果没有这种赌博他好像老感觉生活失去了什么并且感觉很难受。每周一大赌,每天一小赌成了他生活中的一部分。 直到后来所发生的一切改变了小张的生活,并影响了他的一生。(待续)

写在2022年“三八”妇女节

又一个“三八”妇女节到了,或许当很多人在谈论冬残奥会之赛事,或俄罗斯侵略乌克兰之战况时,我却想到的是铁链女,以及铁笼女、地洞女……我想这些被自媒体曝光的应只是冰山一角,还有很多这样的女人,连同她们悲惨的故事不为人所知。这些可怜的女人或许就这样悲惨地过完余生,她们失去了所有的幸福,他们没有了亲人……

俄侵乌战争背景下的网络评论

这些图片均来自网络,表达的是发表者针对这场侵略战争的一个态度。我总是坚信侵略者是没有好下场的,凡是脑子正常的人没有不爱好和平的。有些事需要静下心来认真地思考一番,而不是人云亦云地跟风!

江雪的《西安封城日记》

江雪,甘肃天水人,1996年毕业于西北政法大学。从事新闻行业20余年,长期做调查性报导。原《华商报》深度新闻部首席记者、《华商报》评论部主任。2009年受美国国务院邀请,参加“国际访问者计划”。2015年,江雪脱离体制,成为独立新闻人。因持续报道轰动全国的“夫妻黄碟案”,2003年记者节荣获CCTV全国八大风云记者。2021年底,西安因疫情封城,江雪记录了当时真实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