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则真实的故事,讲述一个男人的往事(七)

(七)

十几年后的一天,我和一位朋友去旅游,在一个小镇住了下来。小镇不算很大,那几天正好有集市,早上五点多就有人赶市了。

有一天,我一大早起床逛集市,扔下我的那位朋友睡懒觉。我逛集市是因为有的吃、有的看,当然还有些人在卖不知真假的古董——我不买,只是喜欢四处看看,觉得很意思。

在逛了半个钟头后,我在早市上吃了些特色早点,然后一会儿围在卖耗子药的摊前,一会儿围在算命的摊前,东走走,西瞧瞧,总觉得很新鲜。

在最北边的一个土塄下面,有一群人在晒太阳,旁边有个人在卖一些木制的农具,我走了过去蹲下身子看了起来,不禁轻声道出:不同的地方连农具都有所不同啊!

“你不是本地人?”我抬起头,看到一个满脸胡茬子的男人在看着我问。

我随口“嗯”了一声,看到这男人好像很熟悉,可是一时又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

我看着那男人,那男人也看着我。

突然,我惊讶地发现蹲在我面前的男人就是小张!只是,已远不是上学时的样子。

小张也认出了我,显然感觉非常意外。我在他的眼睛里看出了很多复杂的东西,说不清是惊喜还是自卑。

我与小张一起回到小张家时,已是中午。小张的老婆——一个普通的农村女人,已经做好了饭。

小张家的房子很旧,屋子里也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一台很旧的台式电脑很扎眼。

小张诚心留我吃了饭,吃罢,小张的老婆便给小张说村里一家老人刚刚去世,她要去帮忙。说完,就走了。

屋里只剩下我与小张了。

我问:你的腿脚怎么不太方便?

小张吸了口烟,低着头半天没说话。我发现小张夹烟的手上少了一根小指,不由让我想起上学时他包着纱布的大拇指。

许久,小张才慢慢地跟我说起十几年前的事来。

那年冬天放寒假,小张在送我走了之后,想着再赚点钱就回家。于是,在当天晚上又去了那个让我不安的大楼。

小张信心十足,可是,这一次,一切都没有按小张所计算的来,小张所赢的一切全部输光。小张心不甘,抽着烟,在那个大大的房间里乱窜。似乎这种输光的人已经很多了,没有人在意他,也没有人管他。

在一个隐蔽的小套间门外,里面一道微弱的灯光吸引了小张,在打手们都不注意的时候,小张推门进入,里面没有人,却有一台开着的电脑,小张看到了电脑屏幕……一瞬间,小张好像什么都明白了……

小张悄悄退出,他没有吭气。这一年的春节他没有回家,他一直呆在那个大楼里,这正好解决了他的吃饭问题。

在连续观察与进出几次那个套间之后,小张终于在春节后的一天,在那个大楼向人借了高利贷,他胸有有成竹地坐在了老虎机前,脑海里回忆着那台电脑上的东西,小张觉得这一次他一定会赢。

一切好像都按小张所设计的那样来的,小张连赢了三把,可是第四把小张输了,小张怀疑是自己搞错了。在认真地回忆了一下那台电脑上的东西之后,小张把所有的剩下的“游戏币”全部投了进去——这一次,小张觉得百分之百赢了。

可是,这一次,小张算好的“狮子”并未出现。

小张在离开那个大房间时,又向那个套间看了一眼,他发现从里面出来了一个人,然后把门从外面锁上,招呼一个打手坐在那个套间门外的沙发上。

一瞬间,绝望涌上小张心头。后来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小张已不记得了。

开学前的几天,小张被讨债的带到了外面一出租屋。后来,小张的一根小指被砍掉,腿被打折。一名讨债的打手,在小张极度的痛苦下,耳朵被咬掉了一块。

后来,小张痛苦的哭嚎声惊动了附近的人,在警方赶到时,小张已半死不活了,浑身上下都是血。

再后来,小张拖着一条腿永远地离开了学校。

回到家后,小张一边种地,一边做些农具卖,因为当年被人打时,眼睛受了伤,做起农具来总有点不方便……

看着眼前的小张,十几年的光阴已经将一名大学生变成这番模样,心里不禁感到难受。

我离开时,小张送我出村,村口有人带彩玩扑克。我看到小张没有在那群玩扑克的人群前停留,拖着腿,一颠一颠地快速走过。

我走了很远,回过头看到小张站在原地没动,他用少了一根小指的手向我挥着,他依旧那么瘦弱。我似乎又看到了上大学时的那个小张,背着吉他,站在一群人中间弹奏着爱情,或者坐在电脑前,用灵巧的手写下让人赞叹的代码,也写下自己的理想……

【打赏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