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五月, 2021的博文

从一张图谈起

其实,对很多国人来说,无所谓蒙眼与否,因为,从来都没有睁开过眼。 可怕的是,自己本身糊涂却还在努力地将眼睛闭上,因为恐惧、因为害怕,也因为为了证明自己是最乖的那一个……

补一条裤裆500多?

补一条裤裆500多?这是什么裤裆,补一下就要这么多钱?难道是金裤裆?

关于举报的思考

昨日,忽闻有个曾与我同单位的L被人举报了,据消息人士说是因为晋升职称的材料造假。听闻此事有点意外。 昨日,消息人士告诉我,举报者可能是逐级往上举报的,似乎有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味道,但是否是实名,还不得而知。就这样,L失去了晋升的资格。 说起L,不得不承认此人相当聪明,如果不是这个世俗环境的墨化,或许L还真会成为个人才呢!可是,在这个现实得让人都有点喘不过气的环境里,L的聪明变得相当世俗。 L能被人举报,且成功,那一定是L真的存在造假的问题。其实问题的关键似乎还并不在L造假,而是职称晋升造假已经相当普遍!一点都不造假你能晋升吗? 换个角度来看此问题,就不得不问:职称的存在还有多大的意义呢? 这些年,“举报”一词在我耳边时不时地出现,甚至都有点形成一种“举报文化”了,可是,有几个人会思考这种现象存在的根源呢?

这几天……

我实在无话可说了,就引用鲁迅先生在 《记念刘和珍君》中的一句话来表达此时此刻的内心感受吧: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

这些年来的感受

不知从何时起,自己好像成了一位孤独的独行者,在这个似乎已很颓废而势利的世界里,言与行总与身边的世界格格不入。于是,很多时候总是一个人在走。 但是,这种孤独却没有让人感到寂寞,只是,很多时候厌于世俗的交际,不愿在觥筹交错间阿谀逢迎,便在闲暇时写点可能很垃圾的代码,码些不入流的文字,或者在野外看孤树参天,或闻潺潺流水,那种感觉是何等的舒服!那一刻,心中便忘了很多得与失,也不再计较什么名与利。一个人走着,感受着,也在思考着,越走天地越宽……